《致敬加泰罗尼亚》——革命者年轻时候的故事

鸡蛋和石头放在一个口袋里,我永远选择站在鸡蛋一边

而世事的复杂在于,你很难知道哪一边是鸡蛋,哪一边是伪装成鸡蛋的石头,而哪一边的鸡蛋又会随着时间变成石头。

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由人民选出来的这边是显然是柔弱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带着革命进步思想的人们放弃在自己祖国的地位、金钱、家庭乃至生命,参与到这场抵抗法西斯的战争中。许多远道而来的外国志愿者从未到过西班牙,西班牙语是一句不会说。多国政府为自身利益考虑,禁止志愿者出境参与革命,不少在西班牙奋斗的战士甚至受到祖国的通缉。经历千难万阻来到这块被比利牛斯山分割开的欧洲边缘,真真就为“英特纳雄耐尔终有一天会实现”的梦想,这种精神在今天是难以想象的。能够想到的对他们最好的形容,大概就是“侠客”二字。

可是单纯的革命者,参与到的却是一场不单纯的革命。所有来到西班牙的志愿者在战斗之前,首先要做的是选择党派,只有找到了组织方才可以进入到同志的行列,才有机会去捍卫共同的理想。这样的开始并不浪漫,纷繁复杂的党派,眼花缭乱的旗帜,让每一个初到革命圣地的战士都不得不疑惑——“既然大家都搏命斗争,那么再有党派之分不是显得极其愚蠢么!”。这正是所有理想主义者的悲哀,夹在众多的政治势力当中,革命只是政治斗争的口号而已。
革命必然涉及政治,但是政治考虑的却不仅仅是革命。通常来说,革命者并不懂政治,甚至鄙于谈政治;而政治家却深谙如何利用革命者,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的政治理想——夺取权利。
这里有必要简单地介绍下当时主要的政治势力。1936年,由加泰罗尼亚统一社会党、西班牙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全国劳工联盟、伊比利亚无政府主义联盟等组成的人民阵线以微弱的优势拿下大选,共同组成了西班牙的联合政府开始执政。左翼集团的政治主张简单来说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消除封建势力。导致的结果是众多的工厂、企业、土地被集体化,乃至修鞋匠都号称自己是属于集体的。而最大冲突来自最后一点,要在天主教影响极强的西班牙打击封建势力。大批教堂被毁,教士遭到驱逐甚至屠杀。终于使得众多“未开化”的人民忍无可忍,毕竟地主固然可恨,但是上帝的威严岂容你们一众革命青年随意玷污。于是由弗朗哥领导的军人集团才举起了叛乱的大旗,内战伊始,他们的意图与其说是推行法西斯主义,不如说是为了恢复千年的封建统治,叛军的头子弗朗哥甚至成了一名爱国者。反倒是合法的政府,因为缺少正规军队的支持,加上多党联合执政的离心力,在战争最开始的阶段无法组织有效的镇压。

抵御住第一波进攻的是工人民兵,他们以粗陋的装备和血肉之躯对抗手持机枪,训练有素的职业士兵。不难想象,老百姓对军人的武力抗争是惨烈的,尤其是在机枪大炮乃至飞机坦克等重型军械已经大量使用的现代战场。民兵组织的物资紧缺,往往是到达前线前的最后一刻才能拿到属于自己的武器。而且往往是一些比人还老的淘汰货,奥威尔的第一把步枪就是超过40年的“老爷枪”。但比起物质的匮乏,更让人绝望的是人员素质的低劣,不少人甚至连瞄准镜是做什么用的都不知道,对手中武器的唯一了解是子弹从枪管的哪头出来。军纪涣散,时间观念极差,加上革命者不分上下级的平等思想落实到部队,称这只所谓的队伍为乌合之众一点都不会过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33 + = 37